扶贫农产品的疫间大考
走进直播间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对媒体表示,目前已认定了四万多个、商品价值量约3900多亿元的扶贫产品,已经销售了323亿元。下一步还要通过政府采购、交易市场、动员电商企业销售以及社会组织等方面开展消费扶贫。

尹然平认为,当下扶贫县的痛点是有好的农产品,却缺乏专业直播技术培训,没有自己的直播网红,缺乏观众,也就没有销量。

5月19日上午,中国男篮主教练杜锋(中)与国强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翀(右)在淘宝直播间直播带货。(受访者供图)

“5、4、3、2、1,上链接。”

直播间里,主播薇娅的声音还未落下,5000份助农的芒果干已销售一空。团队再去协调调货,5分钟后补充上架的20000份在眨眼间也售罄。

2020年5月19日,这样的火爆场面一再上演。薇娅在这场为助农举办的公益直播里,向1800多万观众推荐了25款助农产品。

这是疫情以来,消费扶贫、直播助农活动受到热捧的缩影。2020年为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一场岁末年初的大疫却不期而至,为了解决扶贫农畜牧产品滞销问题,公益直播活动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推广。明星网红上场,各地官员压阵,甚至连央媒主播“国家队”都登场了。

在上述薇娅直播前一天,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对媒体表示,目前已认定了四万多个、商品价值量约3900多亿元的扶贫产品,已经销售了323亿元。下一步,还要通过政府采购、交易市场、动员电商企业销售以及社会组织等方面,多渠道营销,开展消费扶贫。

5月19日,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副主任洪天云在广东顺德参加“5·20消费扶贫云上行”活动时认为,消费扶贫是关系产业扶贫成败、脱贫质量好坏的重要措施,是应对疫情影响、巩固脱贫成果、构建脱贫长效机制的重要组件。

“价值量上接近四千亿的扶贫农产品,(带货销售上)把他们做得更好,也能够切实帮助贫困地区发展布局。”洪天云建议。

一售而空

“这些助农产品,因为都是农民自己做的,有些还做不到大量供应,卖完就没了,还请大家理解。”在直播间里,薇娅解释。

这些分别来自云南、甘肃、河南、西藏、广西等多省份的助农产品,涉及丝巾、土豆曲奇、小龙虾、冻干玫瑰花等多个种类,价格从十几元到一百多元均有。

19日的直播里,土豆曲奇、土豆饼干和东乡文化丝巾三样助农产品都来自同一贫困县——甘肃东乡。当晚,碧桂园集团派驻东乡县的扶贫干部尹然平也来到了薇娅直播间,“先直播抽两轮土豆饼干作为奖品,给大家尝个鲜。”他这样做开场白。

“全国脱贫看甘肃,甘肃脱贫看临夏,临夏脱贫看东乡。”尹然平介绍自己的工作地点。东乡县位于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地处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过渡带。山大沟深,十年九旱——严酷的自然条件,让东乡成为临夏州乃至甘肃省脱贫攻坚战的重点。截至2019年底,东乡全县还有1.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由于这里特殊的自然条件和贫困的社会环境,东乡县的农作物长期以土豆、玉米为主,偶尔从事畜牧养殖维持生计。2018年4月,碧桂园向东乡派驻了20名专职的扶贫干部,他们发现这里的土豆香甜可口,东乡羊肉质鲜嫩,刺绣精细美丽,就想把当地特产发展成农民增收脱贫的抓手。

“当地居民自己吃的土豆才卖8-9毛一斤,我们帮他们把品相最好的土豆卖到外地,并且精选土豆加工成土豆饼干、土豆曲奇等多样化产品,可以让农民增收脱贫。”尹然平说。

经过数轮市场调研和反复多次的产品研发,他们最终把土豆加工成土豆饼干和土豆曲奇,又研制出榴莲和芥末的特殊风味。在此之外,他们还发动当地贫困户扩大养殖东乡羊,鼓励返乡大学生带动当地妇女发展手工刺绣产品,并对这些产品进行包装设计和产品升级,将他们投入到线上商城去销售。

尹然平带来的土豆饼干在直播间被现场拆封,一千余万人收看了薇娅的试吃。

链接上线后,不到一分钟,万余份饼干被抢购一空,需要再次补货上架。

“又卖完了。”薇娅对尹然平说。

碧桂园集团帮扶东乡的扶贫干部与农户一起挑选土豆。(受访者供图) 

“东乡三宝”

截至当晚24点,土豆曲奇和土豆饼干这两款东乡产品,一个卖了3.5万盒,一个卖了5.3万盒;而当晚东乡推出的另一款助农产品:东乡文化丝巾,也被迅速抢购一空。

“对我们来说,助农产品有了知名度,也有这么高的销量,实在是一个令人振奋的结果。”碧桂园东乡扶贫团队的负责人张韬说。

而就在两年前,东乡的落后程度也曾震撼了张韬。

2018年5月,碧桂园集团向甘肃东乡、广东英德、广西田东、江西兴国等9个省份的14个贫困县,派驻了近200名专职的扶贫工作队员,结对帮扶当地脱贫攻坚。截至2020年5月,已助力13个贫困县脱贫摘帽,东乡是最后一个尚未脱贫的县。

“两年前我来东乡时,第一次看到了当地贫困家庭和农村学校的现状。”张韬回忆,“农户们心里基本也不理解‘售卖’的概念,市面上能见到的东乡羊,基本都是他们自家养殖用于补贴家用的零星几头。”

除此以外,东乡当地学校校舍破旧、学生和家庭对教育的不够重视、当地人外出打工缺乏技能找不到工作等窘况,都让张韬发现,精准扶贫不仅要因地制宜,还需要让当地民众从观念到行动上都要发生改变。

为此,在教育和就业上,在过去两年间,张韬所在的碧桂园集团捐建翻新了当地龙泉学校,还持续资助了一批贫困户学生。除此之外,该集团在东乡捐建了一所全日制全免费中等职业学校,招收贫困家庭初中毕业生,让他们免费就读,解决当地青年没有技术难以就业的问题,还组织培训了一批具有网络知识和网络客服技术的青年。

而在组织和发展产业上,张韬和他带领的20人团队,一方面发掘当地致富带头人,帮扶返乡青年创业团队。另一方面他们则需要利用当地农业,研究农产品的商业化,同时打通助农产品的销售渠道。

两年来,“东乡三宝”东乡羊、土豆、刺绣有了各自代表的产品,它们也共同打上了扶贫品牌“碧乡”,借助碧桂园线上和线下的销售渠道与消费者们见面。

据统计,在过去两年里,东乡羊产业链卖出超29000只羊,链接了约六千名贫困户,给养殖户人均增收近五千元。

“只有把销路打通,把产品从东乡卖到全国,才能让农户的收入真正增加,转变他们过去的养殖方式,让东乡羊的出品更加专业化、标准化。”

而与尹然平一起来到薇娅直播间的马箫箫,是东乡返乡创业大学生,她所负责的东乡妇女刺绣项目,经过了碧桂园、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清华美院等多方力量的帮助,开发研制出的刺绣工艺品,已带动了超五百名东乡当地妇女在家门口就业,带动消费刺绣产品近两百万元。

“如果没有这些产品,我今天就没法来到直播间,也没法让它们与广大的消费者们见面。”4000份丝绸丝巾一上架就被抢购而空后,马箫箫说,“希望今后还可以给大家带来更多产品和优惠。”

疫情大考

薇娅直播间的结果让东乡的扶贫同事们感到兴奋,但并非所有的扶贫直播一开始都能取得如此“闪耀”的数据。

碧桂园陕西区域扶贫人王宝金组织的第一场直播就没有取得预想的成果。

2020年5月15日,王宝金带上扶贫工作所在地——陕西宁陕、耀州、蓝田三个县农村合作社生产包装的农产品:核桃油、花菇、黄丝菌和四色豆,坐在直播间里,与陕西当地一位网红一起给陕西三县出品的助农产品吆喝。

直播前,王宝金把链接转发到朋友圈,请亲朋好友关注。直播时,他又把当地扶贫故事、核桃油成分、花菇功效、黄丝菌产地和四色豆生长环境介绍了一遍,可两小时直播结束,只卖出了十几份产品,营收勉强接近千元。

他发现,直播卖货与过去电商直接上架商品相比,需要互动、介绍,还需要引流。此外,对产品的性价比要求也更严格。“直接面对市场,没有直播卖货的经验,就会很被动。”王宝金说。

尹然平认为,网络直播带货是当前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而当下扶贫县的痛点是有好的农产品,却缺乏专业直播技术培训,没有自己的直播网红,缺乏观众,也就没有销量。

但疫情当下,王宝金与扶贫同仁意识到,无论出于主动或被动,直播卖货都是扶贫工作需要作出的改变。

张韬回忆,从1月底到4月底,东乡都面临着东乡羊运不出去、农民拿不到卖羊收入的迫切现状。“三个多月都没法把羊送到全国,农民无法实现增收,甚至还面临损失。”他说。

种植业也同样面临困境。在同样为碧桂园帮扶村的广东那毛村,最吃紧时,小番茄基地每天需承担工钱、肥料和包装等一万多元费用。“原本日结的工钱改成每星期结,最后又变成月结。而疫情之前那毛村两三天就发一批货,每批有两万多元的产值。”那毛村一名扶贫干部回忆。而在青海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朔北乡,六百多吨胡萝卜运不出去;河南虞城县稍岗镇,致富带头人宋伟的50吨苹果只能在仓库里放着……

在全国上下都在疫情期间直播带货时,王宝金也想试一试直播消费市场的“水”:“很多农产品或者知名度不高,或者销路不好,或者成本降不下来。不在直播行业里试试水,我们的产品怎么通过市场的考验?”他反问道。

“请多关照”

2020年2月14日,国务院扶贫办等七部门发布《关于开展消费扶贫行动的通知》,提出“坚持销售方式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稳定贫困户增收渠道,巩固脱贫攻坚成果。

4月24日,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司长陈洪波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网络直播销售扶贫产品,特别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它既卖出了贫困地区产品,拓宽了贫困群众增收的渠道,也让城里的人知道并享受了贫困地区绿色优质的农产品。

5月19日,“战疫战贫与你同行”暨5·20消费扶贫云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碧桂园集团总部举行,来自广东、湖北、广西、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多省份扶贫办共同发布了消费扶贫倡议书,倡议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以买代帮”参与消费扶贫,网络平台、网红主播应积极参与公益直播带货,推动和促进消费扶贫。

碧桂园集团、国强公益基金会作为活动承办方,同时宣布自5月19日开始将组织十多场“带货达人”消费扶贫直播互动,邀请扶贫干部、返乡青年、扶贫老村长携各省特色扶贫产品走进直播间。届时,淘宝直播、采购联盟、快手、拼多多、一亩田等平台也将组织相关活动,呼吁每个人都能以己之力、助力乡村优质特产品线上销售,打通消费扶贫的“最后一公里”。

张韬、王宝金和他们的扶贫同事们,也会分散在八个不同省份的分会场直播间里,与当地的网红、主持人们一起再次带货。

“无论贫困县还是助农产品,都需要紧跟时代发展步伐,通过直播这种新形式,打通地域、阶层的界限,让更多人了解到县域和产品的情况。”王宝金认为。

为了推销陕西当地的助农产品,王宝金准备趁当下的热度,再做一场直播。“请多多关照啊。”他说。